据计算智商大于100的人在0.65秒就可以记住我们的域名:www.fdjsq.com.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在春天,我们一起读诗

发布日期:2015/3/22 15:15:22 更新时间:2015/3/26 19:28:34 人气指数:25°C 收藏本文

注:本文插图为丰子恺作品
       今日春分,白天和黑夜在这一天平分。自此日后,白昼渐长,天气日暖。在中国传统社会,春分既是重要的节日也是祭祀大典,朝廷会在这一天举行祭日活动,而民间则正式开始踏青,簪花吃酒,感受物候变化。
       今年的春分日,恰好也是世界诗歌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选定一天作为诗歌日,是希望为世界各地的人们举办诗歌活动提供一个契机。我们为读者选了一些篇幅较短的春日之诗,有国外的,也有中国的,但大致上都是20世纪以来的诗歌作品,中国诗人的则主要是1980年代之后的。
       这样选择,主要是考虑到这一时期的诗歌作品,是一般读者相对涉猎比较少的,而它们恰恰是现代诗歌史上最为繁荣和取得极大进展的时期。因为对题材和篇幅的限定,这些作品并不能说是诗人最好的,也很难说代表一个时期的整体水准,但希望由此可以打开一个缝隙,热爱诗歌的人自然可以进入更为广阔的世界。
       诗人对日常的变化总是特别留心,在非诗人看来一成不变的生活,在他们那里往往惊心动魄,以致于有“日常即奇迹”的说法。下面这些诗歌,几乎很少是直接、单纯的赞美诗,有的是以春的解冻暗喻政治气候转折,有的以春的景象作为写作的规喻,有人以桃花反抗工业时代的喧嚣,也有人在光明的景色中看到了绝望的气息。
       现在,借助诗人之眼,感受万物生长。


给解冻之风
文/弗洛斯特

       哦,喧哗的西南风,和雨水一起降临吧!
       带来歌唱者,带来筑巢者;
       给埋没的落花以梦想;
       让安稳的雪岸蒸腾;
       请在白色之下找到褐色;
       但是你今夜所做的一切,
       冲洗着我的窗户,请让它流动,
       在积雪去后再将它融化;
       融化玻璃留下木棒
       像隐居者的十字架;
       请闯入我狭窄的牲畜栏;
       请摇动墙壁上的纸画;
       翻过喋喋不休的书页;
       请你驱散地板上的诗歌;
       并把诗人赶出门外。
       (薛舟 译)
       
二月……
文/帕斯捷尔纳克

       二月。用墨水哭泣!
       在悲声中为二月
       寻找词语,当轰响的泥浆
       点燃黑色的春天。
       
       花六十卢比雇辆马车
       穿过车轮声和教堂钟声
       到比墨水和哭声更喧闹的
       倾盆大雨中去。
       
       那里无数白嘴鸦像焦梨
       被风从枝头卷起,
       落进水洼,骤然间
       枯愁沉入眼底。
       
       下面,融雪处露出黑色,
       风被尖叫声犁过,
       越是偶然就越是真实,
       痛哭形成诗章。
       1912--1928年
       (北岛 译)

       
致奥尔弗斯的十四行诗
第二部 二十五
文/里尔克

       你听,你已经听见最早的钉耙
       平整土地;又是这人类的节拍
       穿透了坚实的早春大地
       屏息的寂静。那即将来临的,
       
       你觉得新鲜。那早已来过多次的,
       你觉得它走来,又焕然一新。
       总是希望得到,你从不
       占有她。是她占有你。
       
       就连经冬的橡树叶
       暮霭里也显出未来的褐色。
       微风有时发出一个信号。
       
       黑色灌木丛。可是河滩上
       堆积的肥料黑得更浓实。
       每个流逝的时辰变得更年轻。
       (林克 译)

       

春天来了,月亮高悬于天际
文/费尔南多·佩索阿

       春天来了,月亮高悬于天际。
       我想起了你,我的内心完整无缺。
       一阵轻风穿过朦胧的原野向我吹来。
       我想起了你,并低语你的名字。我不复是我:我很幸福。
       明天你会来,同我一起散步,在原野上采花。
       而我将同你一起在原野上散步,并观望你采花。
       我已经看见你明天同我一起在原野上采花,
       可是当你明天来时,真的同我一起散步并采花,
       对于我,那将是一种欢乐,一种新奇的事物。
       1914年7月6日
       (韦白 译)

       
告别风景
文/维斯拉瓦·辛波斯卡

       我并不责备春天,
       它已再次出现。
       我不会责怪,
       因为,年复一年,
       它履行着职责。
       
       我知道,我的忧伤
       并不能阻止新绿。
       叶片只在风中
       俯身。
       
       看到什么东西让
       水边成丛的桤木沙沙作响,
       这不会使我痛苦。
       
       我获得了一个消息,
       那湖泊的堤岸
       依然美丽,一如从前——
       就像你活着的时候。
       
       我并不怨恨
       这景色,
       这阳光令人炫目的海湾。
       
       我甚至可以想象,
       此刻,
       不是我们,而是两个别的人
       坐在倒下的白桦树干上。
       
       我尊重他们的权利:
       低语,大笑,
       陷入幸福的沉默。
       
       我甚至认定,
       他们被爱绑在一起,
       他伸出有力的臂膀
       将她搂在怀里。
       
       也许是新孵出的小鸟
       在苇丛中窸窣作响。
       我真诚地祝愿
       他们能够听见。
       告别风景
       
       我并不要求
       浪花的变化,
       它们时而迅疾,时而迟缓,
       并不遵从我的命令。
       
       我对林边湖水的深度
       没有任何期许,
       最初是碧绿,
       随后成为蓝,
       最后又变得幽暗。
       
       只有一点我并不赞成:
       让我回到这里。
       我放弃——
       生存的特权。
       
       我比你活得更久,这已足够,
       足够我
       在远方苦苦地思念你。
       (胡桑 译)

        

春天,十个海子
文/海子

       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春天,十个海子低低地怒吼
       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
       扯乱你的黑头发,骑上你飞奔而去,尘土飞扬
       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在春天,野蛮而复仇的海子
       就剩这一个,最后一个
       这是黑夜的儿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遮住了窗子
       它们一半而于一家六口人的嘴,吃和胃
       一半用于农业,他们自己繁殖
       大风从东吹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春天
四个季节•春歌
——献给娟娟
文/张枣

       有一天你聒噪的声音
       沿着长长的电话线升起虚织的圆圈
       我在这儿想着那边的你你在哪里
       薄装贴着粉红的你在温柔的阳光下
       披散的浓发在窗口的风中
       辽远的气息播来你的目光多么不安
       像种子一样不安啊亲爱的
       
       我吃惊地注视着你在那个陌生的方向
       解冻的云紧紧的粘着你
       我要告诉你从那以后一切都变了
       没有老人没有风筝梧桐树冰冷地走了
       道路也全然变了我一枝枝抽烟——
       紧紧地贴着你我急促地注视远处迫近的云
       
       你说这是最初一天也是最后一天
       一切都在发芽你问我干什么
       你说这里有成千上万新叶浮结在空气里
       你不断地摇晃我摇晃我你要
       伸张你的形体让我想象飞鸟的行迹
       你要我发芽要我走近一点再近一点
       紧紧地贴着我你的微肿的白香皂的脸
       
明媚的时刻
文/西川

       无比珍贵的是那明媚的时刻
       在冬天的郁闷中回到我的心窝
       
       在一座北方的城市
       我被生活打垮
       明媚的是一支烟和一首抒情的歌
       
       明媚的是少年那清纯的嗓子和他的吉他
       明媚的是门前的一朵云窗前的一朵花
       明媚的是街上滚滚而过的日光的洪流
       明媚的是一个青年女子昂扬的头发
       明媚的是你欢愉的飞翔
       是你停落在黄昏
       叫着我的名字
       我听到这呼唤
       这呼唤令我向往
       而我却远远地避立在梧桐树下望着你
       在人群之中浮现又像影子一般消亡
       
       是那春末的黄昏多么明媚
       你和我擦肩而过多么明媚
       你给我带来那即将降临的阵雨的感觉
       我把这感觉带入十二月的黑夜
       1987.1,,1988.11

        

春天
文/张曙光

       雨水淋湿了公园和赤裸的树木,
       空气中弥散着云杉淡淡的香气。
       灌木丛吐露微弱的红色
       几片枯黄的叶子,展示
       上一个秋天最后的残迹。
       白色的微光。两个少女
       走过,她们没有雨伞。
       静寂。这一切使人想到了什么
       尽管春天似乎还很遥远。
       
       最后一课
       文/陈先发
       那时的春天稠密,难以搅动,野油菜花
       翻山越岭。蜜蜂嗡嗡的甜,挂在明亮的视觉里
       一十三省孤独的小水电站,都在发电。而她
       依然没来。你抱着村部黑色的摇把电话
       嘴唇发紫,簌簌直抖。你现在的样子
       比五十年代要瘦削得多了。仍旧是蓝卡基布中山装
       梳分头,浓眉上落着粉笔灰
       要在日落前为病中的女孩补上最后一课。
       你夹着纸伞,穿过春末寂静的田埂,作为
       一个逝去多年的人,你身子很轻,泥泞不会溅上裤脚
       2004年10月

        

在春天
文/翟永明

       在春天 当一树假花开放至酡颜
       我想念传统 那些真的山
       真的水 真的花鸟和工笔
       那些使少女脸色美丽的颜色
       来自于植物 那些美
       得于气
       
       山中的睡眠 也变得传统
       想起那人 在山中
       起床 洗脸 用功
       天生寒骨
       与所有朝代无关
       一生中 总会与一颗高隐之心
       相遇 在某些诗里
       在某些画里
       在莲叶里 或在鱼行间
       
       怀着去不掉的古意
       我用笔 断笔 干笔
       破笔 枯笔
       搀不起内心倦怠
       纸和墨汁朝着内心的时间
       飞上了一段山水
       
       雪山上的花开了
       文/马骅
       山上的草绿了,山下的桃花粉了;
       山上的桃花粉了,山下的野兰花紫了;
       山上的野兰花紫了,山下的杜鹃黄了;
       山上的杜鹃黄了,山下的玫瑰红了。
       偷睡的年轻汉子在青稞田边醒来,雪山上的花已经开了。
       
小南庄
文/马雁

       小南庄地势低矮,走一路,
       是一路的泥沙。水面结着浮萍,
       空中飘下银白的花。卖鱼的人呐,
       守着他结冰的筐,霜打在眉毛上。
       又有人在唱歌,有人提着红的橘子,
       打铁围栏边走过。小儿女不晓得
       世事炎凉,在黑屋子里念谣曲。
       2003年春

       

春困
致W
文/肖水

       我脊背上的光是墨绿,它比梦黑一点,而春天
       干净利落地开满桃花,庙宇外每次遭遇的雨水都显得白里透红
       
       断断续续的行人像滚动的露珠,聚合又分散,他们的额头
       比月色宽阔一点,正适合一条新蚕在上面,辗转反侧,夜不成寐
       2010.3.8 

- 本文作者:徐萧
本文标签:春天 读诗
版权说明:本篇文章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处理,谢谢! 如果您喜欢该文章或程序,请支持购买注册正式版,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
文章链接:http://www.fdjsq.com/meiwenxinshang/139.html +复制链接
稻草人书吧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