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计算智商大于100的人在0.65秒就可以记住我们的域名:www.fdjsq.com.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妲己的晚宴

发布日期:2015/5/4 10:15:46 更新时间:2015/5/4 10:15:46 人气指数:22°C 收藏本文
【文章导读】妲己的晚宴

1
当Angela无比兴奋地对马小姐说Mara真的认识邱阳的时候,马小姐正在埋头制定下个季度的成本预算。

此时她终于相信命运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你从一处得到欢愉,必将从另一处得到痛苦。Excel里的数据枯燥乏味,她却突然热爱起眼前这世界。

邱阳是谁?Who care。
 
2
Angela一直是马小姐羡慕的对象。她总是穿马小姐永远舍不得买的高档时装、墨镜和高跟鞋,像时尚杂志里的名媛一样出入豪华的社交派对,身边有各式各样的型男、富二代和青年企业家,举手投足宛如一个女王。

马小姐想不明白为什么像Angela这样一个女人会和自己成为朋友。大学毕业,马小姐应聘到一家重工企业,和众多身上发臭的男人们一起,整年整年穿丑陋的工作服,不要说化妆,稍微打扮入时一些就会被看成异类。站在Angela身边,自己寒酸得像个女佣。不过即便这样她也还是渴望成为Angela的朋友,就算像女佣也无所谓。

反正自己本来就像女佣。

公司里其他的女佣现在恐怕正疲于擦地洗碗和给小孩换尿布什么的吧,她们平淡的生活如同一瓶开了太久的可乐,早已经冒不出一个气泡。而自己却有幸在这里参加Angela举办的晚宴,马小姐这样想着,居然还有一些得意。

Angela的生日宴会在一家酒店带吧台的套房里举行,吧台里有一位姑娘正在熟练地用面前五颜六色的酒瓶勾兑各式各样的鸡尾酒,另外两个姑娘从厨房里不停端出可口的点心。房间里张灯结彩,布置得花里胡哨,异域的曲调响起,像一个幻想的国度。Angela身披一袭白纱,像高傲的公主用最优雅的姿态站在门口迎接每一个踏月而来的宾客,并隆重地将他们如雷贯耳的名号一个一个介绍给她的朋友们。

3
马小姐随手拿了一杯色泽鲜艳的饮品坐在角落里,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打量着鱼贯而入的宾客们。

第一个与马小姐搭讪的叫Farrell,心有猛虎的青年企业家,生意遍布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型城市。头发油光可鉴,整齐地梳向一边。穿一套带马甲的藏蓝色西装,走起路来腰杆笔挺,像中世纪的绅士。他步伐不快,与宴会上的每一个人都能简单地聊上两句。

“我看你打字挺快啊,是外企的吧?”这是Farrell对马小姐说的第一句话。
 
马小姐放下手机,随口答道:“国企,你呢?”

“我是做医疗方面的,我们主要的课题是对某种疾病进行攻关,现在在研究不孕不育专业,将来可能研发癌症领域,这个项目做成了,那可是造福人类的事。当然了,造福人类的同时也要有钱赚的,不赚钱的生意不能做。”Farrell马上熟能生巧地展开了话题。

“喔,不错呀。”

Farrell拿出手机,熟练地滑了几下,伸到马小姐面前说:“来,扫一扫,加个好友。”

“你的发型应该好好打理一下的。”第二个搭话的是Mara,有一头精心修饰过的鹅黄色头发,据说他是一个怀才不遇的雕塑家,尤其擅长人像造型。可惜生不逢时,不然没准会成为罗丹一样的人物。

他对马小姐简单扎起来的头发提出很多专业性意见,临走递给她一张某知名美发店的名片。上面写着“Mara创意总监周二休息”。

小山,据说是一个篮球运动员,不停给马小姐展示他手机里飒爽的球场英姿,其本人是一个胖子,站在100kg的体重秤上估计要把秤踩坏,马小姐没什么兴趣。

Bailey是最令马小姐心动的一个,他穿一件短腰皮衣和修身牛仔裤,把两条腿衬得又细又长。

“喝的是什么?”他一下坐在马小姐身边亲昵地说。

“不知道,太烈,不好喝。”

“尝尝这个。”Bailey推过来一杯咖啡色的鸡尾酒,握杯的双手有好看的纹身。

“嗯,这个好喝,这是什么?”

“牛奶加Baileys。”Bailey笑着说,笑的时候眼神简直要迷死人。

“亲爱的,你老公怎么没来?”这是Angela刚见到马小姐的时候对她说的话。

现在想来不免暗自庆幸,带老公来简直是丢人现眼。

马小姐的老公和她在同一家公司,戴金丝边的眼镜,剪十五元的头发,平时只穿运动服和牛仔裤,三十岁了连套西装都没有,对生活的全部梦想就是平平淡淡的爱情和忠贞不渝的伴侣,和这种场合格格不入。
 
遗憾的是这个世界往往是你越追求什么,就越得不到什么。天天粗茶淡饭柴米油盐,突然间接触到这么多鲜衣怒马美少年,马小姐立马开始厌倦起平凡无奇的婚姻,厌倦起胸无大志的老公。

很快宴会进入高潮,男男女女一起玩着动作暧昧的酒吧游戏。马小姐无视老公发过来的许多消息,视线伴随Bailey的身影进了洗手间。霎时,Bailey占据了她脑海的全部,她在心里盘算着这场美丽邂逅的发展轨迹,幻想着几分钟后洗手间的门打开,随之而出的将是一千万朵扑面而来的鲜花。

马小姐没想到的是,几分钟后洗手间的门重新打开,奔涌而出的是一千万把飞溅鲜血的尖刀。

4
洗手间的门忽然间被猛地撞开,一个人夺门而出,窄小的门板竟也传出惊天动地的巨响。令马小姐吃惊的是这个人居然不是Bailey,而是Angela。

Angela冲到吧台,拿起晶莹剔透的高脚杯狠狠地往地上摔去。杯子发出“劈咔”一声恶吼,在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粉身碎骨。

充满淫靡与孟浪的房间顷刻变得万籁俱寂,只有音箱中的异邦小调还在不合时宜地吟唱。

紧接着地上又蓦然传来“砰”、“乒”、“啪”、“叮”、“乓”一阵乱响,Angela将台面上一排盛满鸡尾酒的杯子摔得片甲不留。

那些沉湎于欢愉中的大脑和肉体还不及回过神来,尚在怀疑这或许是某种嗨翻全场掀起宴会高潮的节目,当人们还在讶异于一模一样的玻璃杯竟能发出音阶各异的声响的时候,Angela一把扯开房间的大门,用手指着门外歇斯底里地咆哮:“滚!你给我滚!”

经过短暂的沉默,Bailey从洗手间里有条不紊地走了出来,依然酷劲十足。他神情自若地理了理衣领,耸耸肩走了出去,只留下瞠目结舌的旁观者们。

房间里的好奇心持续发酵,像越吹越大的气球和慢慢泄漏的煤气,不爆炸就会被憋死。

面对这种情况,还能有什么选择?

“你们全都给我滚!”在令心如刀割的窃窃私语像洪水一样泛滥起来之前,Angela下达了终极逐客令。

知趣的客人们三三两两走了,没有人敢贸然安慰一下Angela,人们甚至是战战兢兢绕着她出去的,就像害怕大地震后更加猛烈的余震一样。
 
Farrell走了,小山走了,Mara也走了,红男绿女们纷纷离场,但是马小姐没有走。

她看到当Bailey离开的时候,向她眨了一下右眼,顿时全身的血液都不会流动了。

等到她意识到后来发生了什么,房间里只剩下Angela趴在吧台上痛哭,各种鸡尾酒洒了一身,顺着大腿往下流淌。

连音乐也已经知趣地停止了——某位带来音箱的朋友并没有忘记把它带走。

马小姐蹑手蹑脚地关上房间大门,轻轻挪来一把高吧椅坐在Angela身边,束手无策地看着这个浑身颤抖的女人,不知该怎么办好。

那就唱首歌吧。
“燃起一根小小的蜡烛
就燃起纯纯的希望
微笑挂在你的嘴角
温暖在我们心房
大家齐唱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祝你……”

“别唱了。”歌没有唱完,被Angela的一句话生生打断了。她说:“生日歌被你唱得像登幽州台歌。”

马小姐不敢搭腔,在开始考虑是滚还是不滚,滚之前要不要打包一点吃的的时候,Angela突然转过身来抱住马小姐,更加彻底地哭起来,哭累了,断断续续说出一句不大能听清楚的话:“其实我不喜欢男人。”

马小姐猝不及防地被抱住,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等等,这莫名的喜感是怎么回事。

Angela又转回身去,拿起吧台上的烟说:“骗你的。”

她点上一根,将烟吹得那么远,把这句话也说得那么远:“其实我根本没有朋友。”

她嘴上在笑,马小姐觉得烟味很苦,接下来Angela用一根烟的时间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那时我在交友软件上认识了一个叫Bailey的人,我们聊得很投缘,我想我可能爱上他了。他的头像和所有相册里的照片都是两个男人的合影,一个很帅,另一个不很帅。有一天他要约我,我总要问清楚他是哪一个。他对我说是不帅的那个,我大概是想逗逗他,说是这个的话就算了。他听我这么说,马上改口说其实他是帅的那个。

“然后我和他见面,见到的就是今晚的这个人。

“很帅是吗?可是我知道他不是Bailey。

“其实我没有要求他是哪一个,我只是想知道他到底是哪一个。”

Angela又点燃了一根烟,酝酿一口烟的时间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漫长。

“Farrell也是我从交友网站上认识的。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开辆保时捷911,像莱昂纳多一样潇洒地坐在车头问我他的车怎么样,我没拿正眼瞧他,对他说我比较喜欢玛莎拉蒂GT,对这种暴发户我只感到恶心。

“第二天他就开着玛莎拉蒂GT载着我满世界的兜风,那时候我想我大概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他是做医疗器械的,我买了他很多东西,多功能治疗仪、睡眠改善仪、气血循环机,还他妈有一台测谎仪。

“他的测谎仪是水货,根本就不好用,可是他竟然不知道。那天我开着测谎仪问他为什么会喜欢我,他万分真挚地对我说,他的婚姻很不幸福,在我身上他找到了真正的爱情。

“妈的,他有老婆。

“那个小山你还记得吧?篮球运动员。看照片看得我一愣一愣的心花怒放,各种挥汗如雨英姿飒爽,号称大学的时候差点率领校队称霸大学生篮球联赛,怎么样都想不到会是这样一个胖子吧?

“后来我才知道是我理解错了,他不是差点称霸大学生篮球联赛,而是差点率领校队称霸大学生篮球联赛。这里面差别很大,他们学校的校队确实称霸了,只是不是他率领的。

“他倒没撒谎,那时候他是学校的替补领队。

“Mara,Mara是一个理发师。”

Angela讲到这里的时候,马小姐注意到她的嘴角隐有笑意。

“听起来很low对吧?可是他是我见过的最有理想的男人,你知道吗?他是中国美院雕塑系的高材生,学生时代就拿过很多全国大奖。有一天他突然发觉,所有那些与他接触、交往、擦肩而过的人们,只要在发型上稍加雕琢修塑,就会变得更加自信,可以成为更加成功的人,所以他改行做了理发师,你想想这是多么伟大的想法。”

Angela说着说着情绪又低落下来,“可是我很怕去追究他的过往,他的大学时代,就像摩天大楼最底下的一根柱子,如果这根柱子是坏的,那这座楼也只是一堆烂石头罢了。呵,你说我又何必事事都定要弄个一清二楚呢,有时候糊涂一点岂不是更开心。”

Angela抽光了一整包烟,讲了一整包烟那么多的故事,自始至终马小姐没有插上一句话,她觉得烟味苦得要命,挥手打向烟团,烟雾就像那些来来往往的人一样扑朔迷离起来。

“想不到吧?我所有的朋友都是从交友网站上认识的。”

Angela拿来两瓶洋酒,递一瓶给马小姐,对着瓶口就喝起来。

大概喝的太急了,一口酒从Angela嘴里喷了出来,她被呛得不轻,趴在桌上不停地咳嗽,咳着咳着又“嘻嘻嘻嘻”笑了起来,喘匀了气,她说:“我真羡慕你,有一个那么爱你的老公,能够简单如水地活着。我很孤独,每天晚上都孤独到发抖,我怕极了。其实我只是想找到一个彼此相爱,白首不离的人,没想到,竟然这样难……竟然这样难……”

Angela喝着酒,泪水不停地流,就好像那酒直接从眼睛里流出来,看得马小姐心惊。马小姐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羡慕的人竟然也在羡慕自己,她心中一阵悸动,回忆起自己五年来的婚姻生活,虽然波澜不惊,但一路安静走过,像走过春风下悄然生出的枝芽;走过夏天吹过耳畔的暖风;走过秋天的每一滴露珠;走过冬冰下寂静流淌的溪水。此时回想起来,自己竟是如此依恋这些缓缓流淌的时光,没有争吵、没有伤心、没有背叛,想想心中就会温暖。想到这里,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众星捧月的女王也会去羡慕一无所有的女佣,她带着怜悯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白色蕾丝的纱质连衣裙沾染了五颜六色的液体,蕾丝斑驳陆离的孔洞像魔方颜色各异的方格,想不到的是最终竟拼出这样一幅人生。

Angela站了起来,走到堆放礼物的角落,那里堆积着“CHANEL”、“GUCCI”、“PRADA”的包装袋,在马小姐眼里像阿里巴巴的宝藏。她翻出最朴素的那一份礼物,微笑着说:“你送了我什么?”

马小姐一下脸红到了耳根,玻璃包装纸一层层揭开,她只好支支吾吾着说:“一本书,《封神演义》,我看过的。”

“你居然送我一本你看过的旧书?”Angela瞪圆了眼睛看着马小姐,继而“扑哧”一声笑了,“我实在是太喜欢了。”

她一页页翻看起来,一边说道:“电视剧我看过,怪力乱神打打闹闹的,我比较喜欢读言情小说。”

“你……也可以把它当成是写妲己的爱情小说来看。”

“妲己吗?”Angela默然良久,叹了口气,说出一句令马小姐心惊肉跳的话来。

“其实妲己也是一个命苦的人,她太风光了,所以注定那么凄惨。命运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你从一处得到欢愉,必将从另一处得到痛苦。”

马小姐猛然感觉这里像极了妲己的那场晚宴,大家心怀鬼胎,喝完酒都露出了长长的尾巴。在这个宴会上,每个人都是经验老到的猎手,将猎物捕捉回自己的巢穴或被猎物引诱到他们的洞窟。窗外一月皎洁,正如三千年前月华圆满群妖来贺的那个夜晚。

马小姐拿起自己拙劣的提包,打开门,想了想,回过头与Angela相视而笑,她说:“对了,我有一个朋友是中国美院的透视课老师,说不定教过Mara呢,有空你可以问问他。他叫邱阳。邱淑贞的邱,阳光的阳。”

她有些洋洋得意,那是她小学美术老师的名字,她竟然还记得。


- 本文作者:袁竖
本文标签:
版权说明:本篇文章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处理,谢谢! 如果您喜欢该文章或程序,请支持购买注册正式版,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
文章链接:http://www.fdjsq.com/meiwenxinshang/268.html +复制链接
稻草人书吧推荐